儋州白马井派出所原所长收7.9万元好处费 为赌场老板当

2017-10-20 21:15

    陆某文是儋州人,在任儋州市公安局白马井派出所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白马井地区开设赌场的老板吴某某(另案起诉)充当“保护伞”,于2014年8月至2015年8月底期间,通过白马井派出所协警符某才(另案起诉)先后3次收受吴某某好处费共计人民币10万元。儋州市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陆某文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0万,一审宣判后,陆某文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作出终审裁定,维持原判。

    一审获刑1年,二审维持原判

    破案后,陈某某于2016年4月11日退交人民币6000元至儋州市人民检察院,符某才于2016年4月28日退人民币25000元至儋州市人民检察院和退10000元至儋州市人民法院。陆某文亲属分别于2016年4月28日、5月23日共退交人民币100000元到儋州市人民检察院。经查,符某才退的赃款35000元已在另案作处理。

    2015年8月底,吴某某在白马井镇临高村地区开设赌场,向符某才提出送给被告人陆某文好处费人民币50000元,以便得到关照不被派出所查处。符某才将吴某某的意思转告给陆某文,陆某文同意。不久,符某才回复吴某某,将要收取的好处费提高为人民币70000元。吴某某答应并约符某才在白马井镇海岸曼谷大门路口处见面,将人民币70000元交给符某才。符某才收下钱后,截留下人民币20000元,拿人民币50000元到白马井派出所宿舍交给陆某文,陆某文将钱收下,分给符某才人民币5000元,再拿出人民币6000元,让符某才转交给白马井派出所教导员陈某某,自己得好处费人民币39000元。之后,符某才按陆某文的安排,将人民币6000元交给陈某某。2015年9月11日晚,吴某某在白马井镇南司大街临高村开设的赌场被儋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刑警支队查获。

    收7.9万元好处费 为赌场老板当“保护伞”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陆某文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海南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儋州白马井派出所原所长陆某文获刑一年

    被告人陆某文到案后,其家属代其退还赃款人民币100000元,可酌情从轻处罚。追缴的赃款人民币106000元(含陈某某退缴的6000元),其中违法所得85000元,应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另21000元用于折抵被告人陆某文的罚金。儋州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陆某文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协警所长联手,关照赌场收好处费

    儋州市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陆某文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与同伙共同非法收受他人人民币共100000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分得79000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本案系共同受贿犯罪,被告人陆某文应对共同受贿的总额100000元承担刑事责任。被告人陆某文到案后如实供述控方指控的第二起犯罪事实,是办案机关未掌握的同种受贿事实,不属自首,可认定为坦白,且当庭自愿认罪,依法可从轻处罚。

    陆某文原系儋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主任科员(正科级)。2014年某月,吴某某在儋州市白马井镇“水塔”地区开设赌场,为了得到关照不被派出所查处,吴某某将好处费人民币25000元交给符某才,让其转送给被告人陆某文。符某才收到钱后,拿到白马井派出所宿舍交给陆某文,陆某文将钱收下,从中分给符某才人民币5000元,自己得好处费人民币20000元;2014年10月份,吴某某在儋州市白马井镇“水塔”地区继续开设赌场,于某日将好处费人民币25000元交给符某才,让其转送给被告人陆某文。符某才收到钱后,拿到白马井派出所宿舍交给陆某文,陆某文将钱收下,从中分给符某才人民币5000元,自己得好处费人民币20000元。